“万、柯”访谈录之汽车城的沉浮

时间:2016-10-31  来源:车联网周刊   作者:万新宇   点击:
受访者:柯玉鹏,某汽车厂汽研院院长。简称:柯
 
访问者:万新宇,简称:万
 
万:柯院长,这次去硅谷访问你还专程去了趟底特律?
 
柯:是的,我的大学同学大刘(注1)知我心事,专程驾车带我走了一圈,走马观花,浮光掠影。
 
万:底特律可是美国的汽车之城哪。
 
柯:由于时间匆忙,就没有安排正式的访问,只是以游客身份参观了汽车三巨头的可参观区。
 
万:作为汽车人,你是否有种“寻根”的感觉?
 
柯:从清华读汽车系开始,就对底特律有种崇敬感。但在驾车去底特律的路上我的内心还是像“打翻了五味瓶”。
 
万:为什么有这种感觉?
 
柯:打个比方,有点像一个穆斯林听说圣地麦加被毁……
 
万:“蓝瘦,香菇”(难受,想哭)?
 
柯:我一路在想,半个世纪前,底特律还是世界汽车人心目中的圣地。但半个世纪后,逐渐归零,已被看做是“铁锈地带”(注2)的遗物。
 
万:可是,从2013年7月18日底特律政府申请破产,到2014年12月10日宣布结束法庭保护,这一切不是已结束了吗?
 
柯:“物是人非事事休 ,欲语泪先流(注3)”,十年时间,三巨头全部易主,通用汽车将世界第一让于丰田汽车,和工会缠斗不休,2009年终进破产程序。
 
万:通用可是雄踞全球汽车老大之位70年之久呀!
 
柯:美国资深的汽车记者比尔.弗拉斯科写了一本书《底特律往事》,记录了2005-2009这四年三巨头迅速衰败的过程,我反复看了两遍。
 
万:往事就是一曲悲歌。
 
柯:一路上,大刘总在问我为什么不开心,还调侃我:是不是“近乡情更怯,不敢问路人(注4)”呀?
 
万:其实这不是某个公司的悲剧,而是传统汽车产业的危机!
 
柯:通用陷入破产,像一头受伤的狮子;克莱斯勒两易其主,像一个无助的弃儿;而福特内乱不止,最后请了一个航空界的前高管来当头儿。
 
万:令人唏嘘不已!
 
柯: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。二战时底特律汽车业就到达顶峰,通用带头创立了现代养老金制度,并且承诺工会随经济发展上调工资,如有延缓上涨,就把这部分回报加在未来养老金里。
 
万:嘴巴好大!如此赌上自己的未来?
 
柯:再一个拖累就是三巨头的拳头产品---皮卡。
 
万:那可是美国人钟情多年的传统车型呀。
 
柯:但在油价高企的今天,它是最先被消费者抛弃的。加上美国式的傲慢,一直鄙视小排量车……
 
万:以至于日后大量日韩紧凑型车潮水般涌入?
 
柯:先于通用破产的零部件巨头德尔福的CEO罗伯特.米勒说:“我们都非常清楚,原有的生活方式无法继续下去了。”
 
万:眼看着渐渐远去的辉煌。
 
柯:作为一个汽车人,对底特律的陨落我是感同身受的。
 
它衰败的根本原因在于,主导产业单一,在传统汽车产业式微时,没有培育出可替代的东西。
 
万:你这番话不由让我想起了中国的汽车之城---长春。
 
柯:是的,病是一样病,命是一样命。
 
万:长春曾是伪满洲国的首都,建国后是中国最重要的工业重镇,中央政府将最早的汽车工业落户长春,是共和国汽车的“长子”。
 
柯:两者做一个比照:从收入水平看,2010年底特律市人均收入仅1.5万美元,远低于密歇根州3.6万和全美4万美元的水平。
 
万:而长春的居民人均本外币2015年存款是沈阳的67%,相当于大连的一半多一点,在全国勉强中等偏下水平吧。
 
柯:另外与产业空心化相伴的是城市人口减少。底特律总人口从1950年的185万,锐减至2010年的71万。
 
万:长春2005年小学生人数47.6万人,2010年42.2万,2015年是38.4万人,说明人口流失严重,人数连续下降。当地有想法有实力的人纷纷出走,“留下一地鸡毛”。
 
柯:以大企业为龙头,通过大规模基础建设来刺激增长,违背了城市多元化的本性。当传统汽车产业大厦空心化后,大厦倒塌只是时间问题。
 
万: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,长春汽车就大幅度滑坡,后期的上海大众、天津丰田、广州本田等城市纷纷弯道超车。
 
柯:长春还有一个病根就是大企业办社会,城市服务业无法细分,导致当地市场意识落后,父母热衷于逼子女考公务员,进入大型国企,从第一天起就可以看到退休的那一天。
 
万:现在的长春在东北的地位连沈阳、大连也比不上,更不要说东南沿海城市。一个引以为傲的城市落到这步田地,让人扼腕叹息。
 
柯:无论是底特律还是长春,一个行业、一个城市,历经勃兴、发展、乃之积重难返,如同一个朝代的新陈代谢,最终都将臣服于兴亡的规律。
 
万:哇,讲的好有哲学味!
 
柯:真的,可谓“其兴也勃焉,其亡也忽焉(注5)”。
 
万:柯院长,你一路所想和到底特律后的亲眼所见,反差大吗?
 
柯:这么说吧。有惊艳、有满足、有疑问、有不虚此行,当然还有不“解渴”。
 
万:感觉很矛盾呀。
 
柯:在福特能容纳几十人的小影院,通过360度荧屏和多感官剧场观看了福特汽车整个制造流程,生产线非常现代化。
 
万:听说世界上第一条汽车生产装配线就是亨利.福特发明的?
 
柯:是的。
 
小电影每天循环播放给全球的游客,下午四点结束。我们还在在80英尺高的观景台上俯瞰了整个福特的ROUGE生产中心。
 
万:这种方式即可观光,又可宣传推广,亲近消费者,树立品牌亲和力,很值得国内同行学习呀。
 
柯:其实就是一场美国“秀”,只是国人受压抑千年,不善激情外露。
 
万:那与民族性格有关?
 
柯:在克莱斯勒总部博物馆,作为汽车人,我大开眼界,见到了世界上最珍贵的难得一见的古董车,小小地满足了一把虚荣心。
 
万:音乐之都可是底特律的另一张名片,没有欣赏一场音乐演出?
 
柯:当天晚上,在底特律河畔欣赏了一个黑人小乐队的演奏。在通用汽车的文艺复兴中心有一个可以俯瞰底特律河的热带中庭,上边有一个餐厅,就着世界上最美的景色和最好的美酒品尝牛排(让大刘破费了一把)好惬意!
 
万:一路的沮丧烟消云散了?
 
柯:此时此刻,底特律河水静静流淌。我才明白:为什么说美国是一个车轮子上的国家。汽车,对美国而言,意义太特殊了,它养育了美国独特的汽车文明,构建了美国式的生活。
 
万:所以说,传统汽车业的衰败触击了美国人爱国主义的底线?
 
柯:我和大刘品着红酒聊着底特律和他熟悉的硅谷。
 
大刘说,汽车科技中心逐渐远离底特律,这在美国工业史上还是首次。
 
就在大刘他们公司不远的地方就是福特的硅谷分公司,规模已达200多人,专注于研发自动驾驶汽车。
 
万:听说通用也在加州投了两家IT公司,投资额超过10亿美元。
 
柯:大刘认为,即便底特律也在培养科技人才,但硅谷依然是编程人员、无人驾驶算法开发者和汽车新业务模式提出者的集中地。所以福特新投资的激光传感器公司Velodyne Lidar,和3D地图公司Civil Maps,都在加州。
 
万:不仅如此,福特好像还收购了以色列电脑视觉和人工智能设计公司SAIPS。
 
柯:通用的CEO玛丽·贝拉去年带领她的高管团队去访问硅谷,让他们提出对支持创新的想法。
 
万:放下身段,难得一见,真是“今非昔比”呀!
 
柯:福特CEO马克·菲尔茨在接受采访时也说,“我们来到了硅谷——世界上有许多了不起的地方,但这里的生态链是难以置信的。”
 
柯:当然,大刘他们公司(谷歌)也将在底特律郊区设立自动驾驶研发中心。
 
万:据媒体介绍密歇根州(注6)州长里克·施耐德是个有想法的人,他并不想放弃。说到底特律的回归, 施耐德肯定地说:“如果你看了世界其它地方,就会知道我们有高度发达的基础。”
 
柯:大刘谈到,硅谷已经注意到,一度濒临破产的底特律车企正在演化,正改变“傻大笨”的形象,加速与硅谷企业的对接、合作、创新,谋求在未来的竞争中占据一席之地。
 
万:是的,我们可以看到:每年拉斯维加斯的CES展上有越来越多车商的身影,而在底特律的AUTO SHOW上;IT公司频频现身。这是一个重要的信号:底特律和硅谷在加速融合。
 
柯:传统车企加速技术创新,向互联网渗透;而创新源头的硅谷,则转身拥抱汽车业,寻求新的增长点。
 
万:斯坦福大学AI实验室主管史蒂夫.埃格拉什说过:底特律明白,如果它们所擅长的只是弯曲金属板和制造动力传动系统—-上世纪这的确是汽车生产的绝大部分内容。如果它们继续把这些作为自己的核心能力,那么它们将滑落到食物链的底端。它们已经了解到,除了弯曲金属板和制造动力传动系统外,它们还必须增强自己在软件、传感器和AI方面的能力。
 
柯:这些话听起来很刺耳,但也不无道理。
 
我坚信:经历破产潮的的底特律正卷土重来。
 
万:长春呢?
 
长春、长春,底特律呼叫、底特律呼叫!
 
2016年10月 31日于龙岗
 
注1:大刘,柯玉鹏清华同班同学,现供职谷歌公司。
 
注2:铁锈地带指之前曾经工业繁盛,如今已衰落地区。
 
注3:出自宋代女诗人李清照的《武陵春.春晚》
 
注4:出自唐·宋之问《渡汉江》:岭外音书断,经冬复历春。近乡情更怯,不敢问来人。
 
注5:见于《新唐书.卷一百一十五》:“禹、汤罪己,其兴也勃焉;桀、纣罪人,其亡也忽焉。”意思是:禹和汤怪罪自己,他们的兴盛很迅速,势不可挡,桀和纣怪罪他人,他们的灭亡也很迅速,突如其来。
 
注6:密歇根州位于五大湖地区。这个州作为汽车工业的诞生地而闻名,底特律是密歇根州最大的城市。
 
参考:《底特律往事》作者:比尔.弗拉斯科,翻译:郭立,中信出版社,2014年1月
 
参考:《我眼中最无前途的五个中国城市》一文,作者:叶檀,央视财经频道特约评论员,财经专栏作家
 
参考:360百科

【作者简介】
万新宇,男,汉族,1955年6月生,河南郑州人,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电子工程系,从事汽车电子行业三十年,中国安防协会专家组专家,深圳市汽车电子行业协会专家委员。1999年加入深圳赛格导航,历任市场总监、汽车电子事业部总经理、营销中心总经理,现任深圳赛格导航监事会主席,湖南赛格车圣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。
(责任编辑:车联网周刊)